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股人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回复: 0

[公司] 实名举报? 深大通实控人被疑挪用公司资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浪财经讯 5月13日消息,上周有公开媒体报道称,深大通(13.500, -1.00, -6.90%)原董事曹建发、股东李勇实名举报,与深大通相关的两只并购基金可能存在虚构贸易、套取上市公司资金和信用的情况,且资金流向与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的公司。

  曹建发、李勇等人是深大通子公司冉十科技的原股东。报道称,冉十科技在2018年计提了7.8亿商誉减值,使得原股东面临巨额赔偿,成为了这起实名举报的导火索。原股东指控上市公司以及审计机构未做业务访谈以及采用他们提供的底层数据便计提商誉“不合逻辑”。

  不过,今早深大通发布的公告则提供了另一个说法。深大通称,曹建发、李勇、莫清雅作为冉十科技管理层,在公司和中介机构的多次要求下,仍全程拒不参与商誉减值评估机构现场访谈。在评估过程中,曹建发唯一参与的一次电话会议访谈,也基本不正面回答问题,以恐吓威胁为主。

  两天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才在会议上提出包括“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在内的“四条底线”。对于这起上市公司与子公司创始团队各执一词的实名举报,深交所在今日收盘后也迅速下发关注函,要求深大通说明相关情况。

  实控人被举报套取资金,疑以投资基金“设局”

  深大通主营业务为煤炭、铁精粉贸易以及互联网、户外媒体广告。而这起实名举报牵涉到深大通参与投资的两只基金:杭州通育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通育”)和杭州通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通锐”)。

  2016年11月,深大通披露《关于拟参与设立并购基金的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3,700万元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设立杭州通育,基金规模预计不超过71,001万元。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民信托”)作为有限合伙人、优先级出资人出资47,300万元,甘肃浙银天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并购基金普通合伙人、合伙事务执行人出资1万元。

  据接到举报的媒体报道,北京世纪海文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海文”)为杭州育通的唯一投资标的,但世纪海文的注册地址“北京海淀区蓝靛厂观山园5号楼-01层5-1”所在地并未见此公司。

  与上述公告一起披露的还有一份深大通为杭州通育提供回购及差额补足增信的公告。在此公告中,深大通称公司拟于基金到期时对优先级合伙人的份额进行回购,并对优先级合伙人在投资期间的预期投资收益及实缴出资额负有差额补足的义务。回购及差额补足属于实质意义上的担保行为,本次为国民信托提供担保的金额为63,618.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报道,曹建发等人提供的信息显示,围绕杭州通育的份额转让、底层资产及其对外贸易等,均能找到与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关联的公司身影,而且各个事项的时间点均略显巧合,值得推敲。

  这些疑似与深大通实控人姜剑关联的公司包括,2017年2月在杭州通育投资世纪海文之前、“巧合地”刚刚完成突击入股的深圳合创通达基金管理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深圳合创通达”)、2017年3月和12月先后两次以总价2.37亿受让了深大通持有的杭州通育劣后级份额的天津星合通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星合通达”)、以及2017年下半年世纪海文曾以采购LED屏幕的名义汇入5亿元的青岛天润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天润捷”)。

  根据报道,公司参与投资设立基金、提供担保、然后通过基金投资唯一的“空壳”标的公司、标的公司再进行对外贸易流出大额资本至疑似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关联的公司,类似的情况亦发生在深大通另一只并购基金“杭州通锐”身上。

  报道称,在曹建发等人看来,两个基金运作的实质是通过上市公司担保融资后,投资到伪造的项目,然后将资金以预付款的名义套取出来,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所用。实际为套取上市公司的资金和信用,极大增加了股民的风险。

  商誉减值引发纠纷?上司公司称举报为“虚假信息”

  报道指出,计提商誉减值是促成上述实名举报的导火索。4月15日,深大通在《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表示,公司需对冉十科技计提7.8亿元左右商誉减值准备。报道称,这令冉十科技2018年业绩对赌未完成比例迅速扩大,冉十科技原股东因此面临巨额赔偿。

  冉十科技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广告业务提供商。2015年7月,深大通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10.5亿元收购冉十科技曹林芳、李勇、莫清雅等3名股东合计持有的100%股权。根据协议,冉十科技原股东作出了业绩承诺以及应收账款承诺。

  其中,业绩对赌期限为2015-2018年四个会计年度,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7000万、8750万、1.09亿和1.36亿。

  深大通年报显示,冉十科技在2015年与2016年均完成业绩承诺,但在2017年和2018年却未能完成。其中,2018年实际完成净利润约1.17亿元,超额完成率为-14.34%。

  根据上述接到实名举报的媒体报道,冉十科技原股东指控上市公司以及审计机构,未做业务访谈以及采用他们提供的底层数据便做出计提7.8亿商誉“不合逻辑”,“中介机构没有做过一次访谈,底层数据和资料也不是我们创始团队提供的,就把报告给出了。”

  然而对于冉十科技原股东团队在年度报告审计、评估过程中的配合情况,深大通在今日发布的公告中却给出了另一版的说法。

  深大通称,曹建发、李勇、莫清雅作为冉十科技管理层,在公司和中介机构的多次要求下,仍全程拒不参与商誉减值评估机构现场访谈。2019年以来曹林芳、曹建发长期滞留国外,在评估过程中,曹建发唯一参与的一次电话会议访谈,也基本不正面回答问题,以恐吓威胁为主。

  此外,深大通指出,冉十科技原股东因继续加大对经营团队的封闭和控制,导致冉十科技对赌期后业务大幅下滑。深大通还表示,在明知已产生巨额补偿义务的情况下,曹林芳、曹建发曾突击质押全部股票,近期又紧急解除部分股票质押并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别于5月8日、5月9日突击减持326.29万股股份,以此来逃避补偿义务。目前曹林芳、李勇、莫清雅三人共剩余股票2759.03万股,已不足以支付补偿。

  根据深大通的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冉十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为3.77亿元,原股东对所有应收账款金额承担补偿和担保责任,而业绩承诺应补偿金额为2178万元。此外,在年度报告出具后30个工作日内会对冉十科技完成资产减值测试并对资产减值部分进行补偿。

  公告显示,深大通近日已在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股东曹林芳、曹建发、李勇、莫清雅提起诉讼保全并依法冻结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

  对于这起上市公司与子公司创始团队各执一词的实名举报,深交所在今日收盘后也迅速下发关注函,要求深大通针对杭州通育投资世纪海文的真实性、公司为国民信托提供担保的必要性、以及多家公司是否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存在关联关系等问题进行说明。(新浪财经 徐苑蕾)

责任编辑:张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站点测速|手机版|小黑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Archiver|GRWZ.COM ( 苏ICP备05000159号-8  

GMT+8, 2019-7-20 00:37 , Processed in 0.1588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